数舟人物专访 | 上戏教师李芊澎:欢迎你成为戏剧最忠实的粉丝

瀚叶数据    2018-05-28 12:23


李芊澎,1999年至今担任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表演教师。2003年开始,持续前往纽约、伦敦、欧洲多国的戏剧节、艺术节访学。2016年,在上海创立国际表演艺术机构“椎·剧场”,并担任艺术总监,致力于国际合作戏剧项目的出品、策划、制作、排演、交流,以及对优秀的戏剧从业者,尤其是职业演员的培养。“椎·剧场”是上海本土民营剧团,成立于2015年底,致力于表演艺术的跨界探索、本土当代剧场作品的排演展示、国际艺术项目的交流合作。自成立以来,出品并制作了国际合作的当代戏剧作品《开放夫妻》、《呼吸》、《毒》,并在上海话剧艺术中心、北京中间剧场、杭州西溪天堂艺术中心、南通进剧场等地进行公演,受到了业内外高度好评。



5月25日下午,数舟(上海)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的记者有幸邀请到李芊澎老师,听李老师畅谈戏剧的魅力与其在中国的发展。


      “戏剧呈现了多样性状态”


在中国,一提到戏剧,可能更多的人会第一时间想到开心麻花,这样轻松、搞笑的戏剧形式是为大多数观众所熟知、所喜爱的。而对于更偏向传统的戏剧正剧,观众范围则相对较小。李老师认为,中国的戏剧正呈现出一个多样性的状态。社会的群体有很多层,比如大家想轻松一下的时候,就会想去看开心麻花。但是可能当人们在生活中随着年龄的增加、认知的增加,有一天可能就不太想看开心麻花了,会想追求更接近自己精神层面的一些东西。戏剧不会只有开心麻花这样偏娱乐的形态,还有商业气息浓厚的音乐剧形态,也有正剧戏剧的艺术形态。


谈到自己剧场的观众群体时,李老师一脸骄傲。椎·剧场的粉丝有很多熟面孔,大多是喜爱戏剧的忠实观众,所以每次一有新戏,就会有几百张票瞬间秒空。这部分观众群体年龄普遍在25-45岁之间,经济收入达到了一个稳定的阶段,有更多时间去享受戏剧,他们已经并不满足于赚钱,而是更注重自己的心理需要、自己的精神世界。这些观众通常还有着同样更慢节奏、更陶冶身心的一些爱好,譬如看小众艺术电影、钓鱼、旅行、听音乐会等等,这部分高质量的观众就是社会的活力之所在。



(《开放夫妻》剧照)


同样,戏剧在内容方面的多样性也会满足不同年龄阶段的群体,譬如很多五十岁以上的老观众,就很喜欢类似《开发夫妻》这样反应夫妻、亲子关系的戏剧。

“戏剧并不是高高在上的”


戏剧需要被普及。李老师介绍道:“其实很多戏剧的票打完折只要一百多元,跟普通大学生出去吃顿饭的钱差不了多少。只是可能很多人会觉得戏剧很高冷,道听途说也没办法感受到戏剧的魅力。大家可能会觉得看电影更休闲更便宜,甚至网络下载都不要钱,都可以让自己很开心。但是戏剧并不高冷,也不是高高在上的。戏剧需要被宣传、被正确的引导,一定要让观众们迈出这一步,进来感受戏剧。如果你正好感受到了,正好被戏剧的某个点戳中了,那你就会成为戏剧最忠实的粉丝。这种体验不是其他任何艺术形态能带给你的,只有戏剧可以。”


可能,戏剧就好像榴莲。远远的让人望而生畏,不敢轻易尝试,但是只要能接受了,就一定会喜欢上,并且中毒很深。


“戏剧这个坑一旦进去了就走不出来,只是很多人还没有跨出这一步”,李老师说:“所以它需要正确的引领。我们内心要有足够的精神力量去面对各种痛苦、各种委屈、各种情绪,戏剧是帮助我们去疏导、发展、创造自己的最好的办法。人只有在一个地方得到了宣泄、重视,才能基本上算是一个完整的人格,才能拥有足够的能力去生活,而不会存在各种歪曲的心理精神问题。戏剧是宽容的,慈悲的,让人们可以在戏剧的怀抱里做最真实的自己。戏剧也并不是多伟大的,它就像我们的一个玩具一样。”


“戏剧需要政府的鼓励”


“国内对于戏剧的支持力度相对限制了戏剧的发展。”李老师说目前上海的剧场租金都十分昂贵,可能是收到了房地产固有模式的影响,剧场负责人们会觉得多宽限一天的排练时间就损失了天价的房租。“可是戏剧不是服务业,剧场也不是房地产,不是赚快钱赚房租的地方。在对戏剧的尊重与合理盈利之间应该作出相应的平衡,如适当提高譬如公司年会场地之类的商业租金,来补贴剧组排练的损失。戏剧是不能赚快钱的,越急就越容易催生出畸形的东西,会特别糙、特别坏、特别简单,会逼着剧组去走捷径,那么最后肯定出不了什么好作品。”

说起戏剧在国内发展的困境,李老师是无奈的,无奈之下,也依旧怀揣着对一份坚持、一份希望。她希望看到大众对戏剧的观念的改变,也希望看到政府更多的鼓励与支持,让戏剧人们再无后顾之忧地去创造出更多的好作品,而不是仅仅凭借着戏剧人们对戏剧的热爱和为数不多的忠实观众,让戏剧苟延残喘的活着。戏剧应该被发扬光大,应该被人们所熟知所喜爱。

戏剧不该是现在这样的。


“上海从来不缺好观众,也从来不差愿意抛下影视随时随地回归剧场的好演员,差的只是一个足够好的氛围、团队、作品去吸引他们。政府做的譬如戏剧谷这样的活动就很有作用,下一步就是怀揣爱戏剧、爱人之心,思考怎么样才能做得更好、更专业。”